【2019年物種日歷】10月18日 美洲商陸

讀圖模式

話說上古時期,有兩位相愛的年輕人,男叫季商,女名太陸,他們在一株葡萄架下定情,但是季商很快要去遠方打仗,他們約定回來的時候,在葡萄架下見面,然后結婚。

眨眼三年過去,季商的書信告訴太陸,他很快就要回來了,太陸便天天去葡萄架下等候,但她發現今年的“葡萄”個頭有些小,顏色倒是紫瑩瑩很可愛,于是伸手摘了幾顆放進嘴里。


是不是很像葡萄?圖片:Pixabay

季商興沖沖地趕來,卻發現太陸已經氣絕身亡,嘴邊還殘留著紫紅色的果汁。季商悲痛不已,決意追隨太陸而去,也吃下“葡萄”自殺。后人為了紀念這對情侶,就把這種果實似葡萄的有毒植物稱為商陸。

以上是一本正經地胡編的分界線

建國以后成的精

商陸科是一個很小的科,其下只有幾個不知名的小屬,最大的商陸屬也只有25~30種植物,大部分原產于美洲,只有極少數種產于東亞和非洲。商陸(Phytolacca acinosa)就是原產于中國的種類,但是在中國,我們較常見的仍然是泊來的美洲種,垂序商陸P. americana),也叫美洲商陸

垂序商陸原產北美大部分地區,幼年時期的植株有肥大的牛舌狀葉子,在初夏抽出淡紫色的總狀花序,開出一串白色小花,花序往往彎曲下垂。到了果熟期,莖和果序都會變成鮮艷的紫色,果子如小葡萄一般紫黑發亮,令人眼饞。


垂序商陸的花。圖片:Pixabay

中國原產的商陸,從外表看,形態大致與垂序商陸類似,花序和果序一般直立不下垂,但還有更準確的識別特征:商陸的心皮分離,因此其果實帶棱,像個小南瓜;垂序商陸的心皮合生,未熟透的果實棱不明顯,熟透的果實光滑無棱,像個小葡萄。

從這個角度來說,開頭那個(我瞎編的)故事就不合理,因為上古時代,垂序商陸還未引入,中國只有商陸,果實并不像葡萄(雖然也很誘人)。


商陸帶棱的果實像南瓜(其實也像大蒜)。圖片:Wikipedia / Meneerke bloem

根據生長環境不同,垂序商陸的植株大小差距也很大,我們平時常見的,一般1、2米高,矮的不到一米。但我也見過爬上三層樓的“千年商陸精”(日歷娘:建國以后不允許!),植株已經木質化,粗壯血紅,好像建筑物的血管,黑玉一般的碩果累累,直垂到地上,說是葡萄,恐怕真有人相信。

但爬上二樓還不算什么,商陸這個屬還有更巨型的種類,垂序商陸有個南美親戚,名叫樹商陸(P.dioica),是高達18米的大喬木。


看上去十分“香甜多汁”……忍住!圖片:Wikimedia Commons / Ryan Hodnett

吃了“人參”,可能會往生

垂序商陸俗稱pokeweed,這個poke不是英語,可能是來自北美印第安人的語言,意思是一種血紅的顏色。它的屬名Phytolacca也是phyton(植物)與lacca(一種紅色染料)的組合。垂序商陸的果實可以用來染色,殖民地時期的人稱它為“inkberry”,用它制作墨水寫信,有時候也用于織物染色。在19世紀中期,商陸果實甚至被用于廉價葡萄酒的著色。


垂序商陸的果實。圖片:NY State IPM Program at Cornell University / Flickr

以垂序商陸作為食品添加劑是很危險的,因為它全株有毒,在19世紀的北美,中毒事件很常見。成熟的植株毒性最大,而毒性含量最高的地方是根,其次是莖葉。果實毒性含量最少,但同樣危險,因為商陸果實的外表誘人,容易吸引孩童取食,即使吃一粒果實,都可能造成嚴重中毒。而成人中毒主要是因為誤食根部,以及處理不當的葉子。

垂序商陸的根部肉質肥大,容易與其他根莖作物混淆,比如北美原產的菊芋(Helianthus tuberosus),在中國,垂序商陸的根常被不良攤販當作人參,高價出售,亦有自挖取食的,造成許多嚴重中毒事件。


嗯,這是如假包換的牛蒡,沒有毒性,不用擔心。圖片:Gilgongo / Wikimedia Commons

商陸屬植物的日語名字叫山牛蒡[bàng](ヤマゴボウ),如果你去過日本,可能會看到有一種根類蔬菜也叫“山牛蒡”。不用緊張,這不是有毒的商陸根,而是如假包換的牛蒡,“山牛蒡”只是商品名。

商陸中的有毒成分主要是商陸毒素(phytolaccatoxin)、商陸皂甙[dài]元(phytolaccagenin)、商陸堿(phytolaccine)。少量攝入這些毒素即會造成嘔吐和腹瀉,如果攝入量很大,會損害中樞神經,導致呼吸和心臟麻痹,甚至死亡。


科學插圖上的垂序商陸果實。圖片: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 / Flickr

真的猛士,敢于“服毒”

商陸屬植物的毒素是專門針對哺乳動物的,鳥類只會被它的果實顏色吸引,不會被毒素影響,因為它們還要肩負替商陸播種的任務。一些小型雜食哺乳動物也免疫商陸的毒性,如浣熊、負鼠和赤狐。

垂序商陸的種子壽命很長,可以在土壤中存活幾十年,它們藉由鳥類和人類活動傳播到世界各地。在許多地區,商陸屬植物都被列為有害入侵雜草,因為它的毒性和蔓延攀爬特點很討厭,它唯一的好處大概是吸引鳥類。


盡管好看,卻對人沒有什么價值?圖片:Gianni Careddu /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垂序商陸的毒性很大,但它的另一個別名卻與吃有關,“poke salad”。它是美國中南部的一種傳統“美食”,和中國一樣,美國也有一批野菜愛好者,其中有許多人鐘愛垂序商陸。

垂序商陸的主要食用部位是幼株的葉子和莖,據說葉子的味道類似菠菜,莖的口味像蘆筍。其做法一般是煮至少20分鐘,然后用冷水沖洗,去除毒素,這樣重復三次,才能調味食用。即使這樣小心地處理,仍有中毒風險。垂序商陸的食用部位不限于幼苗,連果實都有人要吃,當然,不是生吃,而是煮熟后去除種子,把果肉做成果醬或糖。


這位女士在加工垂序商陸的葉子,垂序商陸盡管有毒,卻是美國人的傳統食品。圖片:Russell Lee / Wikimedia Commons


用垂序商陸染色的泡菜。圖片:GvozdevN / Wikimedia Commons

在美國南部一些地區,甚至有“垂序商陸節(Poke salad festival)”,不過,這個節日的主要節目不是“吃草”,它是一個不拘主題的狂歡節。美國60年代著名歌手Tony Joe White有一首歌,名為Polk Salad Annie,其實應該是“Poke Salad Annie”,靈感就是來自商陸節。

成精之后,專職爆料

在中國,雖然也有食用商陸幼苗的習慣,但總的來說,它仍被歸為“毒草”,食之能殺人。

商陸在古詩詞中也偶有登場,通常是與“杜鵑”相對出現。如“商陸子如熟,杜鵑亦不鳴”。古人有“商陸子熟,杜鵑不哭”的說法。據《荊楚歲時記》記載,杜鵑從農歷三月三開始,徹夜鳴叫,啼血不止。上天垂憐杜鵑,說,你只要叫到商陸果實成熟就可以停了,沒成熟就得繼續叫,因此商陸還有個別稱“夜呼”。


商陸逐漸成熟的果實。圖片:peganum / Wikimedia Commons

另一個跟商陸有關的時令是除夕,古代有種風俗,在除夕之夜守歲,把商陸塞到爐火里燃燒。燒商陸的習俗可能和民間的傳統迷信有關,人們認為,焚燒藥草可以祛除疫病和邪惡。吳敬梓 (《儒林外史》的作者,就是寫“范進中舉”的那位)在《丙辰除夕述懷》里寫道:“商陸火添紅,屠蘇酒浮碧”。

為什么專揀商陸當柴燒呢?除了商陸比較常見,門口就有,還因為人們認為商陸具有“通鬼神”的力量。古代人對于長成人形的物體往往有種敬畏。商陸的根部常常膨大,多年老商陸的根部有可能像人參那樣,長成人形,就被賦予了一些神秘色彩。


科學插圖上的垂序商陸,肥大的根具有特別的形狀。圖片: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 / Flickr



《易經》記載:下有死人,則上有商陸,因此根部常常長成人形,稱為“樟柳根”。待夜深人靜時,以油炸貓頭鷹獻祭商陸,過一會兒便有鬼火群集,然后挖出根部,就可以制造施行妖術用的法器。


茄參屬(Mandragora)的植物,有時被音譯為“曼德拉草”,也因為形狀奇特的根,在歐洲傳說中占據著重要的位置。


幻想作品里的曼德拉草:吃我魔音穿腦啦!圖片:電影《哈利·波特與密室》

用商陸根刻成人形,七天后便能說話,稱為“樟柳神”,也叫章陸神,是一些神怪小說、文集甚至地方志里常見的一種小妖怪。在樟柳神上附有兒童的魂靈,可以預言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遇到正事便緘口不談。宣鼎《夜雨秋燈錄》說,樟柳神怕爆料大事會惹禍上身,所以成天叨叨一些老鼠折騰雞打鳴之類的小事,把人吵得受不了。


可愛的人參娃娃。圖片:動畫《人參娃娃》

樟柳神可以用來竊聽八卦,刺探情報,稱之為“耳報神”,聽起來跟狗仔隊差不多。總之,樟柳神是一種上不得臺面的法術。

同樣是人形怪,人參、何首烏這些大佬,享有“長生、延壽”的盛名,而商陸就得扮狗仔,也是同根不同命吶。

--------不是葡萄的分割線--------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0) 只看樓主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8] 6282-492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