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種日歷】9月24日 美洲獅

讀圖模式

我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美洲獅(Puma concolor)時,它被縛住雙腳,倒吊著

這里是芝加哥菲爾德自然歷史博物館的一個展柜。我湊近,細讀展柜里的說明文字。原來在1906年冬,為了保護科羅拉多大峽谷北緣的凱巴布高原(Kaibab Plateau)上的騾鹿種群,美國政府開始建設大峽谷國家公園的雛形,并鼓勵獵殺騾鹿的捕食者,比如說美洲獅。

“為什么這里掛著一頭死去的美洲獅?它代表著為了保護騾鹿而被殺害的成千上萬的捕食者。那么,為什么要保護騾鹿?因為人們認為,人類比其他動物更有權力獵殺騾鹿。”展柜里的說明牌寫道。


放大可看展板上的說明,這段文字很有態度了。圖片:盧平

不過,懸賞獵殺美洲獅并不是亞利桑那州(大峽谷國家公園所在地)的獨創。早在1684年,還處在殖民地時期的康涅狄格州,就開出獵殺一頭美洲獅獎賞20先令的賞金制度。在當年的市場上,20先令大概能買到30公斤的上好小麥。

康涅狄格州位于北美東部,亞利桑那州位于北美西部。在兩個多世紀的懸賞獵殺后,今天,美洲獅在北美東部幾乎已經全軍覆沒。


美國西北部蒙大拿州一國家公園中的美洲獅。圖片:National Park Service

名為堅固的碎片

美洲獅有著極強的環境適應能力,它們曾幾乎占據整個美洲大陸的各種生境,草原、沙漠、雨林、針葉林都能成為它們的家。今天,北至北美西北角的加拿大育空地區,南至南美安第斯山脈南段的智利和阿根廷,美洲獅都有分布。

同時,美洲獅也有著驚人的移動能力。年輕的雄性美洲獅往往長途跋涉,尋找一片既遠離其他雄性勢力范圍,又有足夠的食物和異性的地方,以期建立自己的“王國”。2011年,科學家在早已失去美洲獅種群的康涅狄格州,發現了一頭起碼徒步了2400公里的年輕雄性。只是,當人們發現它時,它已經死在了康州的一條公路上——被一輛運動型汽車(SUV)撞死的。


南美智利山區的美洲獅。圖片:Benjamin Olson / mindenpictures

20世紀70年代,北美東部最后一個美洲獅種群——佛羅里達美洲獅——瀕臨滅絕。當時,它們的種群數量不足40頭,棲息地碎片化導致了嚴重的近親繁殖。科學家發現,生活在其中一塊棲息地(大沼澤國家公園)里的小種群表現出了明顯的近交衰退——雄性經常出現隱睪,精子活力也很低——這毫不意外。但神奇的是,另一小塊棲息地(大柏樹國家公園)里的佛羅里達美洲獅卻健康得多。

科學家分析了大柏樹種群的基因,發現這些生活在北美洲的佛羅里達種群竟然混入了中美洲哥斯達黎加種群的基因。原來,當地偷偷釋放了動物園里的美洲獅,本意可能是放到國家公園里充數。放在其他動物的保護工作里,這種不檢測來源也不做跟蹤、記錄的野放,很可能會害死野放的個體,也很可能給一個物種帶去滅頂之災。

但恰巧,美洲獅本來就有很強的環境適應性,而且哥斯達黎加美洲獅和佛羅里達美洲獅的地理隔離時間也比較短——近年的mtDNA研究指出,美洲獅北美亞種(P. c. couguar)是中美洲亞種(P. c. costaricensis)的少數個體向北擴散形成的,二者的分歧時間不足兩萬年。因此,這個錯誤的操作竟然意外地為大柏樹的美洲獅帶入了新的基因,打破了佛羅里達美洲獅近親繁殖的魔咒。


北美種群的祖先是來自中美洲的少數個體,也難怪北美種群的遺傳多樣性比較低了。圖中餅圖的黃色部分,代表北美洲種群的遺傳類型是中美洲種群的類型之一。圖片:Anthony Caragiulo et al. / Mitochondrial DNA(2013)

受此啟發,1995年,佛羅里達美洲獅恢復計劃從北美西部的德克薩斯州引入了八頭年輕的雌性美洲獅。德克薩斯種群的加入似乎成功緩解了佛羅里達美洲獅近交衰退的問題。今天,佛羅里達美洲獅的野生種群已經恢復到80頭左右,比半個世紀前翻了一倍。

但是恢復計劃沒來得及挽救大沼澤種群,這里的最后一頭雌性美洲獅,在開展種群引入工作的六年前就去世了。解剖結果顯示,它的肝臟累積了高濃度的汞,很可能死于汞中毒。


為什么國家公園里會出現汞?

互相傷害的閉環

1989年,這頭雌性美洲獅的死亡給人們敲響了警鐘;同年,人們從生活在大沼澤國家公園的魚類身上檢測出了高濃度的汞。科學家推測,這些汞來自空氣。

金屬冶煉等工業中產生的汞廢氣被排放到空氣里,又隨著雷雨從高空落回地面,進入食物鏈。從浮游生物到小魚小蝦,從水生動物到陸生雜食動物,最后,汞來到了大沼澤國家公園的頂級捕食者——美洲獅的身體里。汞污染不只來自佛羅里達州,其他地區和國家的工業生產可能也要為大沼澤國家公園里發生的這樁悲劇負責。


大貓心里苦。順便說,美洲獅的叫聲很像貓咪(好像也沒什么問題?),戳這里看下。圖片:Art G. / flickr

隨后的研究又發現,大沼澤美洲獅種群體內的汞含量,幾乎比美國其他地區的美洲獅都要高。這又是為什么呢?

原來,大沼澤的美洲獅吃得最多的動物是浣熊。在捕獵這件事上,美洲獅是機會主義者,它們擅長跟蹤、伏擊中大型的有蹄類動物,比如開頭提到的騾鹿。但它們不挑食,可能會試圖獵殺自己看到的任何潛在獵物,逮著什么吃什么,連昆蟲、鼠類都不放過。不挑食正是它們有強大適應力的基礎。

大沼澤國家公園里沒有足夠養活它們的有蹄類種群,美洲獅就順其自然地變換了自己的食譜,把浣熊當作主菜。比起食草的有蹄類,雜食、吃魚的浣熊更容易積累汞——這工業毒物可超過美洲獅的適應范圍了。


“休要甩鍋給我。”圖片:pixabay

美洲獅喜歡捕食有蹄類,如果發現了人類的牧場,這些機會主義者是肯定不會錯過的。在阿根廷中部,有大約30%的牧場主人報告說,美洲獅不只獵殺他們家的牲畜,還殺掉了遠遠超過它們食量的獵物,比如說一次殺死了幾十只綿羊。牧場主通常把這樣的“過捕”歸因于美洲獅媽媽教幼崽捕獵,但實際上并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樣的假設。

科學家認為,美洲獅“過捕”,可能只是因為大量容易獲得的獵物擾亂了美洲獅的正常捕獵順序。也就是說,面對突然出現的“盛宴”,“佛系”美洲獅沒法繼續“淡定”,它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先殺了再說。


野外的美洲獅在捕獵原駝。圖片:Ingo Arndt / mindenpictures

人獸沖突不只出現在農莊。今年早些時候,一頭年輕的美洲獅蹓跶到了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家百貨公司門外。盡管這亞成體的個頭只有中型犬那么大,但清晨進入鬧市區的它還是嚇壞了市民。后來,它被麻醉鏢擊中,送回了野外

但不是每一次人類和美洲獅的會面都能以雙方平安無事告結。

誰讓故事重演

就在2019年9月初,美國西北部的俄勒岡州,一個普通居民在晨跑路上碰到了一頭試圖獵殺他的雌性美洲獅。即使跑步者采取了推薦的應對方式——張開衣服和雙臂讓自己顯得更大,同時大喊大叫,這頭美洲獅也沒有被嚇退。后來,因為威脅人身安全,它被當地野生動物官員擊斃了。


當你在野外邂逅美洲獅,何如應對?圖片:Popefauvexxiii / wikimedia

不只是靠近人類聚居地的美洲獅有生命危險。時至今日,人類也還會主動獵殺它們,出發點是用“運動狩獵”來平衡捕食者與被捕食者——確切說是人們牧養的牲畜——的數量。然而近年的一項研究指出,隨著狩獵美洲獅的數量增加,當地牧場主關于美洲獅捕食家畜的投訴次數不減反增。研究者認為,濫殺美洲獅并不能預防和減少牲畜死亡,反而可能擠壓美洲獅生存空間、破壞美洲獅種群,激化美洲獅和人類之間的矛盾。

還記得人們獵殺美洲獅來保護騾鹿的舊事嗎?這個故事曾是種群生態學教材中的經典案例,教材說:人們開始獵殺美洲獅等捕食者之后,騾鹿種群大幅度增加,結果被捕食者種群數量超過了環境承載的極限,最終整個凱巴布高原上的生態徹底崩盤。

隨著生態學的發展,后來的生態學家指出這個案例中存在諸多疑點。他們認為,氣候變化、家畜對鹿的競爭、棲息地的破壞、保護政策等因素,對騾鹿種群乃至整個凱巴布高原生態的影響可能更大。


帶娃的母親。圖片:Ingo Arndt / mindenpictures

人類和美洲獅之間的矛盾是復雜的,凱巴布高原生態崩潰的原因是復雜的,大沼澤國家公園美洲獅種群滅絕的原因也是復雜的。

2017年,貓科動物分類工作組發表的新結果將美洲獅的六個地理亞種合并為兩個,如此一來,美洲獅不再有瀕危、近危的亞種。但是,如果棲息地之間缺少廊道,各地的小種群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滅絕的大沼澤種群,誤闖人類聚居地的美洲獅也可能更為常見。

也許有一天,我們對這種西半球分布范圍最廣的大型獸類的記憶,就真的只剩各地博物館里倒吊著的標本了。

--------大貓不易的分割線--------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0) 只看樓主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8] 6282-492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