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種日歷】9月20日 美國短吻鱷

讀圖模式

美洲短吻鱷Alligator mississippiensis)又叫密河鱷,是短吻鱷屬碩果僅存的兩個難兄難弟之一。不過說“難兄難弟”也不太合適,因為不能因為一類動物中現存的種類少,就斷定它們一定過得不好或者不成功。

短吻鱷屬的另一位成員——揚子鱷A. sinensis),野外生存環境幾乎喪失殆盡,絕大部分個體在養殖場里夾縫求生,的確成了無家可歸的難民。但美洲短吻鱷的日子其實過得相當不錯。它依然有著龐大而興盛的家族,作為頂級掠食者占據著美國東南部廣袤的濕地,時不時還闖進人類的領地視察一番,似乎在向兩腳獸們宣示,這些高爾夫球場和游泳池本來都是它們的固有領土。


這時一位鱷人高調路過。圖片:Gareth Rasberry / Wikimedia Commons

叫鱷的兩家人

在短吻鱷的地盤上,還分布著另外一種鱷類——美洲鱷Crocodylus acutus)。區分兩個物種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臉。美洲短吻鱷和中國的揚子鱷都屬于短吻鱷科,英文名alligator,都有著一張鴨子一樣寬闊的扁嘴,看起來帶著幾分滑稽和呆萌。而美洲鱷屬于鱷科,英文名crocodile,則是一張牙尖齒利的尖嘴,給人的感覺要兇猛得多。


短吻鱷近照,長著一張寬闊的扁嘴,閉著的時候牙齒露出得也不多,看起來比較和善。圖片:蟲爺ChenZ


美洲鱷近照,尖而細的上顎并不會遮住下顎的牙齒,看起來犬牙交錯,更加兇猛。圖片:蟲爺ChenZ


鱷科成員是“地包天”,即使閉著嘴,下排牙仍然會突出到嘴唇之外,而短吻鱷閉著嘴的時候,只有上排牙會露出嘴外。

美洲鱷(左)和短吻鱷的頭骨對比。圖片:蟲爺ChenZ

除了長相不同以外,美洲鱷和短吻鱷偏好的環境也不同。美洲鱷對溫度的要求更高,并且喜歡咸水。所以如果想在佛羅里達看美洲鱷的話,得去南端靠海的弗拉明戈(Flamingo)一帶。運氣好的話,還能夠看到美洲鱷和短吻鱷雙鱷同框。

莫挨老子!

不管是美洲鱷還是短吻鱷,它們對人的攻擊性不強。偶會發生傷人甚至致死的事件,但只要保持安全距離不要去招惹,絕大部分情況下人和鱷魚都可以和平共處。美國南部尤其是佛羅里達州的人民,早就對路邊橫七豎八躺著的短吻鱷習以為常,佛羅里達大學的競技隊伍還以短吻鱷作為自己的吉祥物和象征,并自稱“Gators”——這個詞來自于短吻鱷(alligator)的后半段。

短吻鱷對人類并不感興趣,很多傷人事件的起因都是,人們隨意地挑逗路邊一動不動,看起來呆若木雞的鱷魚。短吻鱷看起來再呆,也是身長可以超過人類兩倍,體重可以接近500公斤的龐然大物,再加上鱷魚家族祖傳的短距離沖刺爆發力,絕不是可以小看和戲弄的對象。雖然野生的短吻鱷并不把人類當作食物,但投喂短吻鱷會讓它們把人類和食物聯系起來,這也可能是一些傷人事件出現的原因。


佛羅里達大沼澤地國家公園(Everglades National Park)的警示牌,提醒游客要和短吻鱷保持5米的距離。圖片:Kolossos / Wikimedia Commons

在野生動物的地盤上,都應該遵守基本準則:和動物保持距離,不打擾不接觸不投喂,看好自己的寵物和小孩。不管對方是短吻鱷,還是那些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萌物”。比如現在網紅喜歡在旅游時投喂和合影的“土撥鼠”——旱獺,它會攜帶鼠疫桿菌,可比短吻鱷厲害多了。短吻鱷只是個“對人單體寶具”,人家旱獺還可以發動“對城寶具”“鼠疫”呢。

不笨,有時也溫柔

雖然平時主要過獨居生活,繁殖季節的短吻鱷會開展豐富的社交活動,尋找意中鱷。美洲鱷會發出低沉但響亮的吼叫互相溝通,也會通過拍打水面等方法互相交談。交配后雌性會用枯枝落葉等材料建造巢穴,等待卵在植物腐爛發酵產生的熱量中孵化。孵化完成后,雌性會挖開巢穴幫助鱷魚寶寶出來,并把它們含在嘴里帶往水邊,保護它們很長一段時間。


其樂融融的短吻鱷一家。圖片:Catholic 85 / Wikimedia Commons

鱷類都是非常聰明的動物,不但如上文所說會細心地照顧子女,捕獵時也很講究策略,并非大多數人刻板印象里的無腦莽漢。非洲的尼羅鱷(C. niloticus)有復雜的社會關系,在狩獵中,經驗和等級都比較低的菜鳥們會作為輔助,配合身經百戰的大佬“打野”。美洲短吻鱷則有特別的捕食技巧:它們會把樹枝頂在頭上,吸引尋找筑巢材料的水鳥上鉤。雖然還不算制造工具,但它們確實已經可以使用工具了。


短吻鱷頭頂著樹枝游過,準備引誘做巢的水鳥。圖片:National Geographic

美洲短吻鱷是當地的頂級掠食者,它們對食物不挑剔。短吻鱷既可以放倒鹿、野豬和鯊魚,展現它們的頂級掠食者風采;也會吃各種小動物塞牙縫,不管是鳥、魚,龜鱉還是蝦蟹,都在它們的菜單上。其實和大型獵物相比,它們更喜歡小型獵物一點,畢竟捕捉起來更加輕松。它們扁平而有力的嘴,也能輕松處理龜和螃蟹這些棘手的獵物。短吻鱷甚至還有吃水果的記錄,是一位很講究膳食均衡的朋友。


牙好,吃嘛嘛香。圖片:Martin Woike / NiS / Minden Pictures

鳥和鱷的相愛相殺

在真正的自然界,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關系并不是中學生物書上的單箭頭。短吻鱷和其他頂級掠食者一樣,需要熬過危機四伏的童年,才能成為天不怕地不怕的猛士。短吻鱷寶寶的天敵很多,其中也包括成年短吻鱷菜單上的水鳥。對大藍鷺Ardea herodias)這樣的大型水鳥來說,年幼的短吻鱷只不過比魚多了四條腿,見到自然不會放過。

短吻鱷和水鳥也不全是你死我活的宿敵關系。水鳥在繁殖期很喜歡在短吻鱷地盤的上方筑巢,把短吻鱷當成“保鏢”,嚇退浣熊這類喜歡偷吃又擅長爬樹的敵人。在美國南部的沼澤,短吻鱷為當地生態系統做出的貢獻遠不止給鳥類當保鏢。在旱季的時候,短吻鱷會挖掘水坑用于棲身,這些水坑會成為其他動物喝水和捕食的重要場所,度過難熬的干旱。除了水坑以外,短吻鱷還會挖掘大量的洞穴,洞穴廢棄以后又會被其他動物利用。


有時也相安無事。圖片:Chad Sparkes / Wikimedia Commons

佛羅里達是美國外來物種入侵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于是,短吻鱷又獲得了一項全新的技能——“對入侵物種特攻”。入侵佛州的各種外來物種,下到各種魚類,上到緬甸蟒Python bivittatus)和野豬,只要大小合適都可以成為短吻鱷的盤中餐。雖然短吻鱷不能完全消滅它們,但也是少數面對入侵物種,依然能夠強勢反擊的本土物種之一。


大沼澤地國家公園里,本地物種美國短吻鱷和入侵物種緬甸蟒僵持在一起,緬甸蟒纏住了短吻鱷的脖子,短吻鱷也咬住了蟒蛇。圖片:Lori Oberhofer / Wikimedia Commons

鱷類的家族在中生代曾一度繁榮,除了水環境以外還占據了很多其他的生境,出現了身長超過十米的恐鱷(Deinosuchus spp.)和帝鱷(Sarcosuchus spp.)等“大殺器”。如今的人們回想起那個時代,會感嘆那是一個鱷魚和恐龍相愛相殺的世界——可是這么一說,好像又和現在沒什么不同,畢竟直到今天,鱷魚還在和恐龍的后裔——鳥類相愛相殺嘛。




--------牙好胃口就好的分割線--------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0) 只看樓主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8] 6282-492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