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9
需用時?09:44
《神奇動物在哪里》果殼評論音軌

《神奇動物在哪里》雖與《哈利·波特》系列屬于同一世界觀設定,背景卻設置在1926年的美國紐約,它并非前作的續集或前傳,而是整個魔法世界的延伸。大家在刷角色、萌CP、被各有千秋的神奇動物可愛到驚呼的同時,也別忘了挖一挖羅琳阿姨精心埋下的各種彩蛋。

同樣,輕微劇透警告(但我相信大家早就看過至少一遍了)

不僅魔法生物各有千秋,電影人物也各顯神通,可供大家各取所需。圖片來源:《神奇動物在哪里》海報

1. 開頭就強喂紐特安利的狂熱反巫師組織名為“第二薩勒姆”(The Second Salemers),來源于臭名昭著的薩勒姆女巫審判事件。17世紀末,隨著英法戰火燒到北美殖民地,歐洲持續了兩個多世紀的“獵巫運動”也蔓延到新英格蘭。1692年2月,馬薩諸塞州薩勒姆鎮的一些女孩同時出現抽搐、尖叫等奇怪癥狀,隨后在治安官追問下指認了三位女性為“女巫”,引發全鎮對巫術的恐慌。越來越多的人只因為控訴人的一面之詞被送上法庭,甚至處死,人們開始為了自保互相指認。記得蒂娜開頭對紐特驚呼“Mercy Lewis,那是什么”嗎?這位Mercy Lewis就曾在審判中被判為女巫,她本人也曾指證多人,導致一人被絞死。到次年5月審判結束,這場女巫審判案共造成25名無辜之人死亡,有200多人曾進監獄服刑。

畫家于1876年所繪的薩勒姆女巫審判。圖片來源:William A. Crafts/Wikimedia Commons

薩勒姆女巫案更多細節指路薩勒姆女巫,異見的犧牲品。這一歷史事件在后世被人們從心理學、醫學、社會學等各種角度分析,寫進劇本并搬上銀幕。而當年被審判的人們也從18世紀早期開始被馬薩諸塞州政府陸續平反,后代得到相應補償。所以“第二薩勒姆”給自己取這個名字…...根本就是在自黑吧?

2. 讓紐特大為費心的嗅嗅(Niffler)儼然已經成為觀眾新寵,它外形介于鴨嘴獸和鼴鼠之間,追著閃亮亮東西跑的習性倒是類似鴉類。而Niffler一名也許來自方言用詞Niffle,意思是“偷竊,小偷小摸”。電影制作團隊曾在采訪中談到,他們曾經從蜜獾中汲取靈感,因為看了一些蜜獾私闖民宅掃蕩的視頻。蜜獾所屬的鼬科動物的確和嗅嗅十分相似,它們聰明活潑,而且破壞力極強。但凡準備獵食,一定會窮盡所有,翻箱倒柜,翻江倒海。

和嗅嗅一樣執著于到處掃蕩的蜜獾。圖片來源:Jukani Wildlife Sanctuary

身為巫師的紐特有嗅嗅幫他尋寶(雖說他不一定想要),而身為麻雞的我們也是同樣——讓母豬和狗幫我們尋找松露。能幫上這么大的忙,就不要嫌棄人家沒有嗅嗅可愛了。更多關于松露的知識,指路【餐桌物種日歷】2月16日 松露

松露嗅探犬,也挺可愛的不是嗎。圖片來源:Gerard Lacz/Minden Pictures

3.“第二薩勒姆”首領一家的名字都很有意思。姓氏都為Barebone,相近的形容詞bare-bone意為簡化到最少的,最本質的;最年長的養子Credence意為信任、信念、相信,這么一想莫名有些諷刺和悲傷…一直被懷疑是默然者的小妹妹Modesty,意為溫和、謙遜、適度;而年長的、聽話的養女名為Chastity,意為貞潔、莊重。

4. 紐特從蒂娜口中得知當時美國有巫師和麻雞之間的“種族隔離法案”,容易聯想到美國歷史上針對有色人種進行種族隔離的“吉姆·克勞法”。這一法案從1876年持續了將近一個世紀之久,嚴重剝削了有色人種的人權和利益。而在法案設立之初,種族隔離被解釋為“隔離但平等”的同等保護權,讓人不禁想到格雷夫斯向美國魔法國會主席的發問:“這條法律保護的究竟是我們,還是他們?”

5. 美國憲法十九修正案給婦女選舉權是1920年8月18日通過的。不過,按照羅琳設定,魔法國會的總統從18世紀就有女性了……所以也沒啥

6. 魔法國會里的那個帶顏色的表,和美國國土安全顧問系統的恐怖分子威脅表特別像。

還記得國會里掛的那個“魔法暴露威脅等級表”嗎?是不是和這個特別像。圖片來源:Pbroks13/Wikimedia Commons

7. 蜷翼魔吃人腦,其毒液會讓人失去記憶。但紐特對雅各布解釋,它的毒液經過適當稀釋后,可以幫助你消除不愉快的記憶。而在現實生活中,致命毒液在經過加工之后也是可以當作靈藥使用的,以毒攻毒不是夢,指路我曾經是個快死的人,直到我的膝蓋中了一蜜蜂

8. 紐特箱子里的新天地讓人炫目。那只突然把長滿刺的脖子鼓起來、嚇了雅各布一跳的生物叫囊毒豹(Nundu),看起來像是花豹和刺鲀的合體。在現實生活中,有些動物也會膨脹身體,比如刺鲀和蜥蜴。這樣能讓自己看起來更大一些,嚇唬別的生物,達到御敵的目的。但作為頂級掠食者的囊毒豹按理來說不需要這么做,所以更可能是為了炫耀,用于性競爭。比如一些鹿在繁殖期會把草挑在角上,讓自己看起來更大一些。

收到威脅時會把自己膨起來,突出滿身刺的刺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另外,囊毒豹會用氣息來釋放毒素。這個放在現實世界也有些奇怪,因為它很像是防御行為。進攻行為一般不會這樣大規模釋放毒素,而是會直接針對具體的獵殺對象。畢竟無差別攻擊太過浪費,而自然界其實反對鋪張浪費。

9. 而讓紐特大跳求偶舞,還給雅各布留下深刻心理陰影的大型生物名為毒角獸(Erumpent)。它在外形上與一種已經滅絕的古代犀牛——板齒犀極其類似。板齒犀體形比現生的犀牛大很多,肩高可能會超過2米,而角的長度可以達到兩米。

板齒犀的繪制復原圖,雅各布想起了被追逐的恐懼。圖片來源:DiBgd/Wikipedia

毒角獸在原著中被描述為很危險的動物,因為它的角能釋放毒素,導致爆炸。但和囊毒豹一樣奇怪的是,因為如果一個動物體形大到這個程度,即使在魔法世界里,也應該沒有天敵了,因此按理來說不需要防御性武器。并且看樣子它也不是掠食者,那么其實也不需要進攻武器。也許魔法世界的自然演化不是我們麻雞可以理解的。

10. 兇猛又可愛的雷鳥(Thunderbird)生長于美國亞利桑那州,扇扇翅膀就能召來暴風雨,這種能力也許與亞利桑那州干旱的氣候有關。作為J·K·羅琳想要的“完全美國化的神奇動物”,它的原型即為某些北美原住民傳說中常見的同名神話生物,尤其在太平洋西北部、美國西南部、五大湖區域和大平原區域文化中多見。

雖然名為鳥,但電影中,我們能看到它的生理構造有些類似爬行類動物。它有三對翅膀可以拍動,后兩對翅膀是連在尾巴上的,如果這條尾巴只是一束羽毛,翅膀內的骨骼和肌肉將無處依附。所以,這是一條有骨有肉,屬于爬行類的尾巴。此外,它的豎直瞳孔也很像蜥蜴。

雷鳥的三對翅膀。圖片來源:《神奇動物在哪里》

另外,雷鳥這個概念其實能與中國古代的鳳相對應。這個鳳可不是鳳凰涅槃的那個pheonix,更準確地說是大鵬,這又是一個“dragon”對“龍”的翻譯誤會。鳳體型巨大,呼吸吐納產生風暴。而不只美洲和古代中國,在古代波斯神話、古印度神話和猶太神話中,都存在著一只能呼風喚雨的巨鳥。

11. 另一位鳥類和爬行類的結合體就是“若為蟑螂故,自由亦可拋”的鳥蛇(Occamy)。根據原著,鳥蛇是來自印度和遠東的動物。如果我們在現實動物中尋找會飛、會變形的蛇,就會發現天堂金花蛇(Chrysopelea paradisi)與鳥蛇的相似之處。它可以張開肋骨,把自己變成扁扁的形狀,獲得更多升力。從樹上跳下,它可以滑翔100米。更讓人興奮的是,“飛蛇”生活在東南亞,在印度有分布。

天堂金花蛇滑翔時身體的橫截面。A展示形態;B展示腹側視圖;C是幾何截面,c=25.4mm。圖片來源:jeb.biologists.org

至于鳥蛇能伸能縮這個能力…已知它可以任意改變體形大小,且其大小是以容納它的容器來決定的,那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可以推知,鳥蛇實際上是一種氣體,因為氣體的體積是以容納它的容器來決定的(冷。

另外,Occamy一名來自英國哲學家奧卡姆(Occam),他提出了著名的“奧卡姆剃刀”原理,表述為“在其他一切同等的情況下,較簡單的解釋普遍比較復雜的好”,也可以解釋為“如不是為了解釋的必要性,不應假設某物存在”。鳥蛇的命名是J·K·羅琳開的一個小玩笑,鑒于鳥蛇本身(和《神奇動物在哪里》中描述的其他每一種生物)的存在就是毫無理由的,只為了寫完這部在前作中曾經提到過的書。

12. 半鳥類半爬行類的動物不僅存在于魔法世界中,古代文化中各族的神話傳說里也常常將二者結合到一起。比如阿茲特克、瑪雅文明信奉的羽蛇神,是一個善良、睿智的神,創造人類,并教會了人類知識和美德。鳥蛇的外形就和羽蛇神有幾分相似。

阿茲特克人的羽蛇神。圖片來源:Wikipedia

阿茲特克人稱羽蛇神為Quetzalcoatl,“Quetzal”的含義為鳳尾綠咬鵑(Pharomachrus mocinno),這是一種非常美麗的鳥,受到中南美原住民的喜愛和崇敬,他們用它的羽毛,做成貴族和巫師的頭飾。

鳳尾綠咬鵑。圖片來源:Thomas Marent/Minden Pictures

而從古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鳥與蛇的結合也是有演化依據的。隨著古生物學的進步,恐龍的形象逐漸從冰冷帶鱗的“蛇”向“鳥”靠攏。從1996年發現中華龍鳥開始,中國已出土了幾十種帶羽毛印痕的恐龍化石。小盜龍亞科(Microraptorinae)的一些恐龍,身材瘦小,四條腿上都長著又長又硬的羽翎,好像四只翅膀,長長的尾巴上也披著羽毛,和雷鳥在外形上有相似之處。

楊氏長羽盜龍(Changyuraptor yangi),是不是和上圖的雷鳥有些相似。圖片來源:S. Abramowicz, Dinosaur Institute, NHM

13. 可愛又溫順的隱形獸(Demiguise)有著非凡的能力:隱形和預測未來的大概率事件。巧的是,在古代中國也有一種動物同樣擁有這兩種能力,那就是風猩。風意味著它速度極快,可以讓自己的形體無法被識別;猩,就是猩猩,在古代中國,猩猩是一種會說人言,有預言能力的動物。關于風猩,還有一種神奇的說法,是它無法被真正地殺死,你可以把它弄死,但是只要吹到任何一點點風,它就會復活。

而現在,因為名字讀音非常相似,有些人會說風猩就是蜂猴。只不過蜂猴的蜂是蜜蜂的蜂,而且蜂猴以動作遲緩著稱,連隱形的邊都沾不到。不過它看起來倒確實很可愛,但正因如此,蜂猴經常被非法販賣作為寵物。實際上,所有品種的蜂猴都是保護動物,所以能購買到的蜂猴都是從野外非法捕捉。而且為了提供給人們作為寵物,他們的牙齒還要被殘忍地拔除。所以關愛神奇動物,不要購買非法寵物,小心紐特半夜來找你。

蜂猴雖可愛,但是請勿非法飼養。圖片來源:Animal Pictures Archive

14. 蒂娜被執行死刑的方式和獵巫運動中對女巫的分辨方式相似,都是被綁在椅子上,然后浸入水中。人們相信,如果被綁著的人沉沒了,就證明他們是清白的,會被迅速拉上來;而如果被綁著的人在水面上飄浮,就證明他們是巫師,因為他們聽命于撒旦,所以不能接受洗禮。

獵巫運動中對女巫的辨認方式,由18世紀插畫家所繪。圖片來源:John Ashton/Wikimedia Commons

15. 黏人、能開鎖、愛鬧別扭的皮克特雖然在電影里和紐特形影不離,但在原著里其實對自己棲息的樹更加有保護欲,護樹羅鍋(Bowtruckle)這個名字也不是白叫的。所以它長得有些類似竹節蟲,但它的護樹屬性和螞蟻更加相似。金合歡屬的一些樹(Acacia spp.),確實養著“保鏢”——一群偽切葉蟻屬的螞蟻(Pseudomymex spp.)。它們兢兢業業地在樹上巡邏,消滅吃樹葉和吸汁液的昆蟲,猛蜇碰到金合歡的生物。甚至金合歡周圍40厘米半徑內有別的植物發芽,都會被它們咬掉。

金合歡和偽切葉蟻,這兩個刺還沒有長成,長成之后會成為螞蟻的居所。圖片來源: Wikipedia

這樣的關系自然是互利互惠的,金合歡為自己的“護樹羅鍋”們提供食物與住處。而豢養螞蟻“親兵”的植物,已知有幾百種,分屬于不同的科目,它們的螞蟻守護者也種類各異,說明這種植物與昆蟲的親密聯盟,在進化史上曾出現過許多次。

螞蟻在摘取金合歡細小樹葉頂端的小顆粒。圖片來源:Phys.org

也有螞蟻可以和人類結盟,不過達不到皮克特與紐特那么親密。早在公元304年成書的《南方草木狀》里,就有記載:當時市場上出售螞蟻窩,把它掛在柑橘樹上,螞蟻就會消滅柑橘害蟲。這是最早的“生物防治”的例子。現在的柑橘園,仍然能見到與人類“結盟”的黃猄蟻(Oecophylla smaragdina)。到冬天,果農會給它們搭小棚子御寒,還有雞蛋和蜜糖水為螞蟻補充營養。

為保護巢昂首擺尾,作出一副兇猛樣子的黃猄蟻。圖片來源:Mark Taylor/Minden Pictures

16. 為什么雅各布喝了那個酒會尖笑一聲?“笑水”(Giggle water)其實是禁酒令時代對酒精飲料的黑話。然而巫師的地下酒館里賣的笑水,喝了真的就笑了……

17. 被押走以前,格林德沃對紐特道了句意味深長的“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我們會死去一點嗎)?”如果沒有與劇情相關的其他深意,大概就是來自著名的“每次說再見,我們就死去一點”。這句話可追溯的最早來源是法國詩人Edmond Haraucourt于1890年發表的詩歌Rondel de l'adieu(道別回旋曲),詩歌第一句“Partir, c'est mourir un peu”即為“離別就是死去一點”。鑒于電影背景設置在1926年,格林德沃能接觸到相關表述也完全可能的。

這句美麗而傷感的詩詞后來被大量化用,其中最著名的包括1944年科爾·波特(Cole Porter)所作歌曲“Ev'ry Time We Say Goodbye”,開頭即“Everytime we say goodbye, I die a little(每次我們說再見,我就死去一點)”。

如果你看了今年4月上映的《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黎明》,那么你其實已經聽過這句歌詞了,不管你自己有沒有意識到。當盧瑟的手下綁架露易絲時,大廈里播放的正是這首歌、這句詞,這大概也是為什么他后來在接到命令殺害克拉克母親前會先說一句“Everytime we say goodbye, you die a little”。

當然,還有雷蒙德·錢德勒于1953年出版的小說《漫長的告別》,男主馬洛在抒發傷感的同時不忘吐槽法國人:“法國人有一句話形容那種感覺,那些雜種們對任何事都有個說法,而且永遠是對的。告別就是死去一點點。”

18. 每次看到傲羅們出來收拾殘局,揮一揮魔杖就能把一切混亂恢復如初的時候,就覺得傲羅真是一種違背熱力學第二定律的職業。說好的打碎的玻璃杯再也不可能恢復原狀,被攪拌到一起蜂蜜和牛奶再也不可能完全重新分開的呢?不過我為什么要在魔法世界里談論麻雞世界的科學…

19. 當雅各布不得不遺忘這一切時,面對奎妮傷心的“我再也找不到如你一般的人了”,他安慰道:“像我這樣的人多了去了(There's loads like me)”,而奎妮回答:“你是獨一無二的(There's only one like you)”。呼應之前二人的對話:“所有的麻雞都像你這樣嗎(Are all No-Majs like you)?”“不,這樣的只有我一個(No, I am the only one like me)。”不過很遺憾,字幕在這里出了差錯,把本應深情的臺詞變成了不倫不類的笑點:“還有好多人喜歡我呢。”“只有一個人喜歡你。”(大意)所以學好語法的重要性啊(敲黑板),like用作“像”時前面要加“be”。如果真如字幕的意思,原句應改寫為“There's loads liking me”或“There's loads who likes me”。

20. 雅各布和三人告別的地鐵站應該是紐約的舊市政廳站(The Old City Hall),不過它在1945年因為規格與新式列車不符被停用了。舊市政廳站是一座非常美麗的地鐵站,由著名設計師設計,有著特殊的瓷磚墻壁、圓拱形穹頂、玻璃花窗和水晶燈。現在如果想一睹它的風采,或者可以參加紐約捷運博物館(New York Transit Museum)的參觀之旅,或者可以坐6號線到現在的市政廳站,趁著它回轉到上城區的時候一窺窗外。

美麗的紐約舊市政廳站。圖片來源:matt4matt/The Ballast

21. 全片都是各種動物從手提箱里逃跑,最后紐特的解決辦法是……在手提箱上綁了一圈繩子。(早干嘛去了

強普指數:★★★☆☆(按頭級)埋這么多生怕你看不出來的生物、歷史梗,不強白不強嘛!

(編輯:Ent)

The End

發布于2016-12-08,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RiverDawn

果殼作者

pic
    彩票开奖查询